古诗词散文吧
时光若水,无言即大美!

不争,自有天地

石桥居士 2019/06/04 2410 ℃ 12
 不争,自有天地
所谓心事,就是把事情搁在心里,重重郁结,无法纾解,然后发现幸福变得稀缺模糊,支离破碎,甚至零落成泥。 这一路上,明与暗,多与少,失与得,在时光里缠绕。 和谁过不去,最后都是和自己过不去。 轻易把自己交给焦躁、哭泣、诅咒,很轻易地陷进去,很困难地走出来。 陷进去,是摆不脱、看不透,走不出,是站不高、望不远,把自己囚锁在悲苦的囹圄,愁眉苦脸、四面楚歌。 天大地大,但不管走到那里,都有不喜欢你的人,也有你不喜欢的人,生活本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,有悲苦的人生才是活的人生。 不和不如自己的人计较,深厚与浅薄,单纯与复杂,传统与时尚,镰刀与弯月,他看不上你,你也说服不了他,因为你们根本不在一个频道。也不和自己不如的人计较。 君子不争炎凉,和高人争风计较,只能让自己心胸更为狭窄,钻进了死胡同,不仅输掉了能力,也输掉了风度和器量。 吾有一生,不争朝夕;我有心胸,不计输赢。 “处处绿杨堪系马,家家有路到长安。” 不与春花争俏,不与夏雨争凉,不与秋虫争鸣,不与冬雪争净,夫唯不争,即是王。 水不争,自由自在,天不争,百鸟尽归,不争,自有世界,也自有境界。 “欲为大树,莫与草争”。 有些事情,你争赢了,也输了...

墨染离愁

石桥居士 2020/12/15 4331 ℃ 0
墨染离愁
分离,让人生落下纷乱的雨,顺着一条熟悉的心路,往返过美如画的记忆,一大朵阴云密布在生活的天空,瞬间把记忆涂抹成灰暗的色调,纷乱的思绪,飘零过悲伤的眼眸,怀念,被离愁凝聚成雨云,翻飞出滂沱的泪滴。 思念,陷入雨中的泥泞,空了的心房,如何收容为了深情而悲伤的自己?时间的缝隙里,填满雨的凄凉,对爱的沉沦,让人生的雨下了一季又一季。 遇见,是一段美好,分离,是墨染后阴郁的雨季。一念相思,种进离殇,最终,落花成诗。 将一份执念,流转进墨染的离愁,笔尖轻舞曾经的浪漫,让生命里的遇见,绽放成年轮上深刻的印记。人生,聚散总无常,以一朵云相邀,再以一场雨离殇,你的心窗,我投下迷茫。 微凉的心,拥抱回忆的暖,一季又一季的悲凉,在内心与炙热的深情碰撞,抛开的守望,把所有的心事流放。 看着他人的文字,悲伤着自己的悲伤,梦中的蝴蝶,如何期待玫瑰枯萎后的芬芳?如果不曾遇见,就不会网住情深;如果不曾相恋,就不会饮下苦涩的思念。眉间轻点墨染的离愁,把缘分书写上夕阳如血,深深植入一株想念,在岁月间轮回,深藏的恋情,敌不过岁月的沧桑,眷恋馨香的时光,深藏下一份纯真。风儿,带走落花的薄凉,让指尖滑落缘浅的悲伤,遇见,就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