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Article 千年之美,不过宋词

千年之美,不过宋词

Source:石桥居士 Release time:2019/05/18 Author:浣星 Reading volume:219


多少词人为你挥洒笔墨,又有多少人仰望着天空把你从心底轻声吟唱。即使穿越千年,你的美依旧让人惊心动魄。你——宋词,总是轻叩我的心房。

多愁的才女,写下人比黄瘦的心事,忆豆蔻之时醉酒游船惊鸥,倚门嗅梅回首,叹似曾相识之雁而过,却只剩下凄凄惨惨戚戚,风过泪自流。向来豪气万丈的苏轼,左牵黄,右擎苍,却也在追忆时写下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倾吐出了心中的相思苦,那埋藏千年的良辰一梦让奔波于红尘中的世人叹惜不己。

一曲断肠离殇,一杯下独酌,故人青衫浸湿,只得抛红豆,折柳枝。你,记载着离别,伤,团圆。你,承载着亡国之痛,痛心着战乱纷纷,惋惜着颠沛流离,记忆着豆蔻年华。

短短的三字词牌,总能让人生出别样的情怀。这词牌有着千万种来历,或是词中小摘,或是词之精华,亦有恨,有愁,有怒。而这原本就是你的美。小小的词牌道尽了词中的沧桑、道尽了你的美。

“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,孙仲谋处”。你感叹着辛弃疾对失地的不甘,也只有你懂得他那爱国的满腔热血。“砌下落梅如雪乱,拂了一身还满。”李煜的亡国之痛只能向你倾诉。本该是风流浪子,却掌管天下;本是满身荣华,却落得阶下囚的下场。也只有你经过朝兴朝灭,品得他那一身伤。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”多么让人长叹的词,春夏冬几字已描绘尽,蒋捷对时光的叹惋早已被你浅唱于心。

“相思已是不曾闲,又那得功夫咒你。”你描绘着闺中女子伏于窗前张望,门前的花开又花落早已消耗了愁怨,载着满肚的思念。“落花风雨更伤春,不如怜取眼前人。”你劝诫着人们珍惜时间,去把握光阴,怜取眼前的人与事。

儿时的我只知道摇着脑袋背唐诗。只知那望月思乡的李白,心系苍生的杜甫,只记得那开篇的序言“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做诗也会吟。”直到与你邂逅。纷扰的心终被打开,定是前世有,今生来续,不然怎会一见就惦念上、喜欢上。古时之美终能够学着品味了。总会被你的几句浅唱在心中泛起层层涟漪。把那陈年旧事诉说于你,不管好的、坏的只要出于你的口中听起来都觉得很美。你像是我的知己一般,在我翻来覆去的夜晚与你相伴,为我编织五彩斑斓的梦。再雄伟的诗句于你道出都会添了些许温柔。比起唐诗,更爱你的柔美,爱你在我耳边细语呢喃,让忧愁烟消云散。

读罢欧阳修的《玉楼春》,就着一首《只不过是》写下了这样一段的文字: 总角之时,嬉戏于门前香樟,言笑晏晏,无牵无挂;金钗之年,香樟已伸枝长叶,郎骑竹马,牵肠挂肚;及笄之年,香樟壮时可以遮天,不见弱冠,月下人断肠;桃李年华,息于香樟之下,只见他人香樟早已做嫁妆;半老徐娘,唯见香樟青葱。所谓萧郎陌路,可这一生何来赤条条,来去无牵挂。

你,是文人墨客的知心,续写着他们的故事,说得那样美、那样动听。你穿梭在红尘间,为那愁苦的世人解开心结。你,是我的知己,懂我的乐,懂我的悲。千年之美不过你——宋词美。

在清晨,在傍晚,伏案与你耳语,坐在小小的屋子里,竟品味着千年的浮世与韶华。




  
I want to comment

Search

classification

Leave a message
http://blog.huijin.net/
User login
You have not written any reviews yet!
You have commented!
Can only praise once!
You have a collect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