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Article 黄昏无语,江畔幽梦

黄昏无语,江畔幽梦

Source:石桥居士 Release time:2019/06/15 Author:轻倚岁月 Reading volume:329



江畔的黄昏,泊在宁静里。
黄昏无语,江畔幽梦。
我织一页书笺,架在水面,清澈的江水慢慢浸润了竹林的纤维,膨胀成一道心桥。我迈着懒散的脚步,习惯性地两手垂兜,一直行到桥的那头。
若无所思,只因喜欢那山,那水,那鱼……
远山,几截炊烟,身形袅袅,缥缈地流转。近水,一潭明镜,将生灵的躁动抚摸得干干净净。草木,依然在风中垂眉摇曳,安然地面对自己的日暮途穷。唯有,小鱼,不懂世事地拽着尾巴在水里嘻戏,荡漾起江畔的涟漪,那一圈圈静谧的心事,不是我此时此刻的写照吗。
一江盈盈的水,揉碎几度夕阳。
一些无声的告白,偶尔,也会波及世间的善良。
犹如,我安静地站着,看夕阳缓缓西沉,看白云悠悠飞逝,看群山守望千年,摊开手掌,想要抓住些什么,握住的却是一把秋凉,打湿了我的眼眶。
站在风中,看落叶翻飞,我为落叶生得热烈,去得静美而感动;也为落叶失去生命,将获得重生而欣慰!更为自己,渺小的一个生命,能遇见世界的博大、多姿,倍感幸运。
我明了,这个秋天,就算你用柔软的笔触绘尽人间的冷暖相知,我们还会在青葱的岁中诗意结伴,感恩而行。一如来时,翻山涉水,没有停息,只为善良,只为初心,我们一直向前,向前。
暮色渐深,城市的灯火一枚枚亮起来。我一个转身的返程,忽然感觉头顶被什么东西轻抚了一下,跟着,有一件东西飘落在地。原来,是江边的一抹桔黄的枝头飘落的一地儿。这花儿,躺在地上,犹如繁星亮眸,黄若鹅脂,温润如玉,正在盛时,没有理由凋零,没有理由流逝。我不知道,它为何而落。忧伤的泪水潮湿了思绪,我感受到一缕柔软,在生命的途中,轻轻来过,随风飘逝。
我不知道,成熟的另一面,是否意味着老去。
我不知道,绚丽后的结果,是否预示即将出局。
我不知道,圆满的终点,是否隐喻功德已就,从此可以撒手闲云野鹤。
我不知道,一些平凡的离别,是否更能勾起人们对失去一词的珍贵审视。
我不知道,每一次的季节流转,是岁月沧桑的印痕,还是生命在路的无限宣泄!
光阴流转,岁月浅殇。生活的长河,一定不会总是一帆风顺的,也许会飓风暴雨,也许会暗流险生。总会有淌不过去的河,也总会有翻不过去的山。打开人生的行囊,有苦有累,有甜有乐,有得也有失,只要内心保持一份淡定和从容,就是最美的风景。犹如一片落叶,守住四季的使命,不与风争,不与雨斗,该来的来,该去的去。而其凋零,是一种千酒饮尽,唯我独醉,梦游天姥的飘逸洒脱。
我拾起那叶柔软而温馨的花朵,带回馆舍,妥帖地安放在案几。那刚强的筋脉托起暖和的染颜,透射出生命的灵光,有如一盏桔红色的夜灯,点缀了旅馆的书香气色。我豪不犹豫为它舞笔戴冠:黄昏无语,江畔幽梦。
此时的窗外,风生水起,清月迷人。那朵桔红色的灯光弱弱地一笑,安静地睡了,我和它一起做梦……





  
I want to comment

Search

classification

Leave a message
http://blog.huijin.net/
User login
You have not written any reviews yet!
You have commented!
Can only praise once!
You have a collect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