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优美散文

余秋雨精美句子

石桥居士 2020/09/29 174 ℃ 0
余秋雨精美句子
(1) 炊烟起了, 我在门口等你。夕阳下了, 我在山边等你。叶子黄了, 我在树下等你。月儿弯了, 我在十五等你。 细雨来了, 我在伞下等你。流水冻了, 我在河畔等你。生命累了, 我在天堂等你。我们老了, 我在来生等你。能厮守到老的,不只是爱情,还有责任和习惯。 (2) 如果有一天,你要离开我,我不会留你,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;如果有一天,你说还爱我,我会告诉你,其实我一直在等你;如果有一天,我们擦肩而过,我会停住脚步,凝视你远去的背影,告诉自己那个人我曾经爱过。或许人一生可以爱很多次,然而总有一个人可以让我们笑得最灿烂,哭得最透彻,想得最深切。 (3) 能够慢慢培养的不是爱情,而是习惯。能够随着时间得到的,不是感情而是感动。所以爱是一瞬间的礼物,有就有,没有就没有。但反过来说,爱和婚姻实际并不是一回事情,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要结婚的,也不是所有婚姻都有爱情的。 (4) 有时候,我们感觉走到了尽头,其实只是心走到了尽头。再深的绝望,都是一个过程,总有结束的时候,回避始终不是办法。鼓起勇气昂然向前,或许机遇就在下一秒。几米说过,我总是在最深的绝望里,看见最美的风景。 (5) 我藏不住秘密,也...

人生何处不离人

石桥居士 2020/03/07 661 ℃ 1
人生何处不离人
若岁月静好,那就颐养身心;若时光阴暗,那就多些历练。 生命中最困惑的,不是没人懂你,而是你不懂自己。没有放弃,怎能拥有;不守寂寞,岂见繁华。曾经再美,不过一纸空谈;脚下艰难,却是直指明天。命运给予你的,无论好坏多少,皆需认真面对、坦然应对,遗憾丛生才 叫生活,瑕疵偶现才算真实。—————题记 最是寂寥黄昏,掩去了日光的明媚。都说秋水无尘,秋云无心,这个季节的山河盛世,应该沉静无言。秋荷还在,只是落尽芳华。而我们无须执意去收拾残败的风景,因为时光仍旧骄傲地流淌。始终相信,万物的存在,都带着使命,无论起落,都有其自身的风骨。世事既有定数,我们更应当从容度日,与山水共清欢。 给我一段老时光,独坐在绿苔滋长的木窗下,泡一壶闲茶。不去管,那南飞燕子,何日才可以返家。不去问,那一叶小舟,又会放逐到哪里的天涯。不去想,那些走过的岁月,到底多少是真,多少是假。如果可以,我只想做一株遗世的梅花,守着寂寞的年华,在老去的渡口,和某个归人,一起静看日落烟霞。 这世上总有许多执迷不悟的人,为了一溪云、一帘梦、一出戏,交换心性,倾注深情。而痴情本身就是一个寂寞的旅程,倘若无法承担其间的清冷与凉薄,莫如不要开始...

我在旧城,等待花落

石桥居士 2020/01/03 999 ℃ 0
我在旧城,等待花落
逝于晨,诞于暮,一江晕华溶湄水。 梳暖妆,锁黛寐,青城湮巷,花镂成空。 一宵梦冷,我是你不曾想过的兵荒马乱。 漠!漠!漠! 暮晓轩,雨霖铃,千尺苍发燃成瑾。 罗衣薄,墨痕残,花落半歌,画堂思昨。 追忆韶光,你是我不能拥有的倾城温暖, 错!错!错! 暗了的夜,亮了的光,昼夜如渡,光阴似箭,月光似钩,洗尽铅华,银霜裹树,秋水孤鹜,星河万顷,九星联袂,注定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。 记忆就像是一座禁锢的围城,住在那座城池里的人,想方设法逃离牢笼,头破血流挣脱的束缚,逃离挣脱了有怎样,还不是被另一座城池包围。 在荒芜的季节渡口,悲伤的河流,逆流而上,记忆与影子交错,所有的情节,在岁月零乱里,几度风尘,凝语哽噎,离歌散尽,流年陌路而已。 繁花更迭,清秋锁寒,愈显单薄,灰暗深邃远方的阴霾,落单离雁踏着季风一路向北,路过湖泊蒹葭群上,狂妄的追逐着,愿于秋水共长天一色。 一座城池,一梦卷帘,满心缱绻,落寞吹断,悲歌离愁,轻吟路过不再只是清辉冷月,还有韶华相负。记忆角落烫伤了那些无从安放的言语。案台为你绘下的若颜折成的纸鸢,现在又遗落在何处,你是否拾到了、又或者已经你碾碎成灰? 那一张抹黑了的宣纸被折叠成...

留侯论

石桥居士 2020/01/03 448 ℃ 0
留侯论
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,必有过人之节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,匹夫见辱,拔剑而起,挺身而斗,此不足为勇也。天下有大勇者,卒然临之而不惊,无故加之而不怒。此其所挟持者甚大,而其志甚远也。 夫子房受书于圯上之老人也,其事甚怪;然亦安知其非秦之世,有隐君子者出而试之。观其所以微见其意者,皆圣贤相与警戒之义;而世不察,以为鬼物,亦已过矣。且其意不在书。 当韩之亡,秦之方盛也,以刀锯鼎镬待天下之士。其平居无罪夷灭者,不可胜数。虽有贲、育,无所复施。夫持法太急者,其锋不可犯,而其势未可乘。子房不忍忿忿之心,以匹夫之力而逞于一击之间;当此之时,子房之不死者,其间不能容发,盖亦已危矣。 千金之子,不死于盗贼,何者?其身之可爱,而盗贼之不足以死也。子房以盖世之才,不为伊尹、太公之谋,而特出于荆轲、聂政之计,以侥幸于不死,此圯上老人所为深惜者也。是故倨傲鲜腆而深折之。彼其能有所忍也,然后可以就大事,故曰:“孺子可教也。” 楚庄王伐郑,郑伯肉袒牵羊以逆;庄王曰:“其君能下人,必能信用其民矣。”遂舍之。勾践之困于会稽,而归臣妾于吴者,三年而不倦。且夫有报人之志,而不能下人者,是匹夫之刚也。夫老人者,以为子房才有余,而...


Search

classification

Leave a message
http://blog.huijin.net/
User login
You have not written any reviews yet!
You have commented!
Can only praise once!
You have a collect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