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禅心诗语

半城烟沙

石桥居士 2021.04.13 15 ℃ 0
半城烟沙
一阵清幽的晚风拂过岁月的脸庞,带起丝丝苍老的涟漪,安睡于天边的弦上月,洒下那醉人的光芒,朦胧了这季围城五月的夜幕。这一场烟火般的流年里,数不尽的沧桑繁华,待到香消红残,一切归于寂静时,是否所有的叹息都会如那轮残月般沉淀于这片浩瀚的星海! 半城烟沙,繁花褪尽,悲歌几曲,唱不尽、千载红颜泪!剩下我的牵挂与沧桑,随风而去,几经绽放,几经消停,最终安逝于这个轻涛细浪红尘幻海! 不知何时起,开始沉迷于你的青青笑颜,总是期待着和你说上几句话,似乎这已成了我一种本能的习惯,虽然知道此生无法拥有你,但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要去接近,是继续还是暂停,不断徘徊在坚持与放弃的三八线上,如此的矛盾。 也许是理智最终驾驭了整个思维,所以我选择了在故事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轻轻的划上了句号,正如我的离去一样,挥一挥落寞的衣袖,不带走一丝云彩! 半城烟沙,染白沧桑,忧愁几许,道不完、隔岸相思苦!一曲风花雪月的别离赋,祭奠着我那沧桑的幽幽清愁,剩下那场风华绝代的红颜舞,亦渐渐谢幕于垂色的夕阳中!此情照此景,此景话此情,渐凄凉。 尘世间、多少寂寞随风漂泊,天涯尽头,那数不尽的清寒,亦单调了彼岸花海的空灵!尘缘渺如梦,悲喜一场空...

心如明镜,不惹尘埃

石桥居士 2021.04.11 21 ℃ 0
心如明镜,不惹尘埃
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 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 ——惠能 一直以来都认为,红尘与佛界,只隔着一道门槛,槛内是禅心云水,槛外是滔滔浊浪。佛家信缘,所以这道门槛,离人很远,前世和今生的距离;也离人很近,只在一呼一吸间。许多人穷其一生,都无法抵达般若之门。许多人,一个低眉,一个回眸,就了悟禅意。六祖惠能,属于后者,一株菩提,一方明镜,注定了他一生禅宗的传奇。 记忆中的六祖惠能,像是一枝端坐在云台的青莲,明心见性,自在圆融。在此之前,他和芸芸众生一样,是一粒漂浮在凡尘的微小尘埃。父亲早亡,与母相依,砍柴度日,生命平凡如草木,卑微似蝼蚁。宿命早有安排,只给了他一场短暂的红尘游历,就挥手诀别。他的血液里流淌着佛性和慧根,于是在一次卖柴归家的途中,邂逅了《金刚经》,便与禅佛结下难解之缘。他深知,自己只是人间萍客,尘世风云万象,不过是看了便忘记的风景。他就这么轻易说别离,舍弃人生百味,从此五蕴皆空,六尘非有。 他的离去,本无缘由,可后来我读《金刚经》,又隐约有些明白,一切来去,终有因果。《金刚经》说: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;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”一切法相,皆非实相本身,不偏执,不贪念,以空灵自...


Search

classification

Leave a message
http://blog.huijin.net/
User login
You have not written any reviews yet!
You have commented!
Can only praise once!
You have a collect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