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 不悔不惑

不争,自有天地

石桥居士 2019/06/04 203 ℃ 1
 不争,自有天地
所谓心事,就是把事情搁在心里,重重郁结,无法纾解,然后发现幸福变得稀缺模糊,支离破碎,甚至零落成泥。 这一路上,明与暗,多与少,失与得,在时光里缠绕。 和谁过不去,最后都是和自己过不去。 轻易把自己交给焦躁、哭泣、诅咒,很轻易地陷进去,很困难地走出来。 陷进去,是摆不脱、看不透,走不出,是站不高、望不远,把自己囚锁在悲苦的囹圄,愁眉苦脸、四面楚歌。 天大地大,但不管走到那里,都有不喜欢你的人,也有你不喜欢的人,生活本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,有悲苦的人生才是活的人生。 不和不如自己的人计较,深厚与浅薄,单纯与复杂,传统与时尚,镰刀与弯月,他看不上你,你也说服不了他,因为你们根本不在一个频道。也不和自己不如的人计较。 君子不争炎凉,和高人争风计较,只能让自己心胸更为狭窄,钻进了死胡同,不仅输掉了能力,也输掉了风度和器量。 吾有一生,不争朝夕;我有心胸,不计输赢。 “处处绿杨堪系马,家家有路到长安。” 不与春花争俏,不与夏雨争凉,不与秋虫争鸣,不与冬雪争净,夫唯不争,即是王。 水不争,自由自在,天不争,百鸟尽归,不争,自有世界,也自有境界。 “欲为大树,莫与草争”。 有些事情,你争赢了,也输了...

黄昏无语,江畔幽梦

石桥居士 2019/06/15 198 ℃ 0
黄昏无语,江畔幽梦
江畔的黄昏,泊在宁静里。 黄昏无语,江畔幽梦。 我织一页书笺,架在水面,清澈的江水慢慢浸润了竹林的纤维,膨胀成一道心桥。我迈着懒散的脚步,习惯性地两手垂兜,一直行到桥的那头。 若无所思,只因喜欢那山,那水,那鱼…… 远山,几截炊烟,身形袅袅,缥缈地流转。近水,一潭明镜,将生灵的躁动抚摸得干干净净。草木,依然在风中垂眉摇曳,安然地面对自己的日暮途穷。唯有,小鱼,不懂世事地拽着尾巴在水里嘻戏,荡漾起江畔的涟漪,那一圈圈静谧的心事,不是我此时此刻的写照吗。 一江盈盈的秋水,揉碎几度夕阳。 一些无声的告白,偶尔,也会波及世间的善良。 犹如,我安静地站着,看夕阳缓缓西沉,看白云悠悠飞逝,看群山守望千年,摊开手掌,想要抓住些什么,握住的却是一把秋凉,打湿了我的眼眶。 站在风中,看落叶翻飞,我为落叶生得热烈,去得静美而感动;也为落叶失去生命,将获得重生而欣慰!更为自己,渺小的一个生命,能遇见世界的博大、多姿,倍感幸运。 我明了,这个秋天,就算你用柔软的笔触绘尽人间的冷暖相知,我们还会在青葱的岁月中诗意结伴,感恩而行。一如来时,翻山涉水,没有停息,只为善良,只为初心,我们一直向前,向前。 暮色渐深,...

墨染离愁

石桥居士 2019/06/01 193 ℃ 0
墨染离愁
分离,让人生落下纷乱的雨,顺着一条熟悉的心路,往返过美如画的记忆,一大朵阴云密布在生活的天空,瞬间把记忆涂抹成灰暗的色调,纷乱的思绪,飘零过悲伤的眼眸,怀念,被离愁凝聚成雨云,翻飞出滂沱的泪滴。 思念,陷入雨中的泥泞,空了的心房,如何收容为了深情而悲伤的自己?时间的缝隙里,填满雨的凄凉,对爱的沉沦,让人生的雨下了一季又一季。 遇见,是一段美好,分离,是墨染后阴郁的雨季。一念相思,种进离殇,最终,落花成诗。 将一份执念,流转进墨染的离愁,笔尖轻舞曾经的浪漫,让生命里的遇见,绽放成年轮上深刻的印记。人生,聚散总无常,以一朵云相邀,再以一场雨离殇,你的心窗,我投下迷茫。 微凉的心,拥抱回忆的暖,一季又一季的悲凉,在内心与炙热的深情碰撞,抛开的守望,把所有的心事流放。 看着他人的文字,悲伤着自己的悲伤,梦中的蝴蝶,如何期待玫瑰枯萎后的芬芳?如果不曾遇见,就不会网住情深;如果不曾相恋,就不会饮下苦涩的思念。眉间轻点墨染的离愁,把缘分书写上夕阳如血,深深植入一株想念,在岁月间轮回,深藏的恋情,敌不过岁月的沧桑,眷恋馨香的时光,深藏下一份纯真。风儿,带走落花的薄凉,让指尖滑落缘浅的悲伤,遇见,就要...

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

石桥居士 2019/05/31 154 ℃ 0
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
那一世,你为清石,我为月牙; 那一世,你为强人,我为骏马。 佛说五蕴皆空,可这红尘却总被诸多缘分填满。佛入红尘,红尘便是道场。 隐世才女白落梅,以禅意写红尘,以佛法道人生,她从禅诗佛词中精选数十首经典之作,化云水禅心,入人间烟火。疲累之时,烦忧之时,不如泡一盏茶,走入这文字中,品静好人生。 我是在什么时候,开始相信前因的,已经记不得。我曾无数次地想象,我的前世到底是什么,是伶人?是诗客?是绣女?直到有一天,我走进禅林古刹,与佛祖邂逅,才知道我的前世,一定是佛前的一盏油灯。因为当我点燃它的那一刻,就明白此番相遇,是久别的重逢。前世的我,在殿堂潜心修炼,不为成佛,不为修仙,只为今生可以幻化为人,也学山林里的千年白狐,和某位书生或者凡夫结一段尘缘。 佛说,五百年的修炼,才换来今生的擦肩。每一天,我都与许多路人匆匆擦肩;每一天,我都与众生结下不解的宿缘。我知道,只需凭借一朵微笑,一个回眸,就可以找到那个和我缘定三生的人。我是有幸的,有幸在今生可以用如流的笔墨,写下历代高僧禅意的故事,无须浓墨重彩去描摹,只是轻描淡写地诉说。我相信他们的魂灵,会在宁静的夜晚,踱步来到我的窗前,只是迟迟不肯惊扰我...


Search

classification

  Article archive

Leave a message
http://blog.huijin.net/
User login
You have not written any reviews yet!
You have commented!
Can only praise once!
You have a collection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