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词散文吧
时光若水,无言即大美

在诗词里打坐

石桥居士 2021/12/04 208 ℃ 0
在诗词里打坐
打开书卷,映入眼帘的,是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这几个字。 看到的是残缺,听到的是寂寞。闭上眼,清空心,静静倾听,侧耳,屏息,凝神。荷,老了。时光,也老了,迈着趔趄的脚步,在天地间走笔。 最喜这个“留”字,在薄凉寂冷里,倾注着岁月的深情。人生难得圆满,即使再美,再丰盈,一样要瘦,瘦得不能再瘦,变成了残。我喜欢这 种残缺的美,如同草书里的飞白,泼墨里的枯笔,圆润到了极致,突然苍劲了,写满沧桑与风骨。 雨迷蒙,烟水湄。那枝残荷,曾经是肌肤胜雪,一弹即破。也曾经明眸善睐,顾盼生情。多少绰约的风姿,那一低头的温柔,不胜莲花的娇羞,已成为记忆中的留白。 荷残了,那些美丽的瞬间,依然在心头永驻。待到明年,又是满池的荷花开。心不老,天地就不会老。 我喜欢有水的地方,更喜欢临水而居。倚楼远眺,可观日,可赏月,可让浩荡清风,盈满袖间。 花开是诗,花落是词。所有的日子,因你而明媚。你的美,已入骨,入髓。你的暖,在心窝。 这辈子,就住在诗里吧。有山,有水,有清风明月。卸掉所有的伪装,至情至性,做一个乡村野夫,渔翁侠客,携你快意江湖上。 长冬无事,端坐案边,闲读,品茗。把时光慢慢消磨。 揭开杯盖,是腾腾的水雾,也...

我在旧城,等待花落

石桥居士 2021/12/04 211 ℃ 0
我在旧城,等待花落
逝于晨,诞于暮,一江晕华溶湄水。 梳暖妆,锁黛寐,青城湮巷,花镂成空。 一宵梦冷,我是你不曾想过的兵荒马乱。 漠!漠!漠! 暮晓轩,雨霖铃,千尺苍发燃成瑾。 罗衣薄,墨痕残,花落半歌,画堂思昨。 追忆韶光,你是我不能拥有的倾城温暖, 错!错!错! 暗了的夜,亮了的光,昼夜如渡,光阴似箭,月光似钩,洗尽铅华,银霜裹树,秋水孤鹜,星河万顷,九星联袂,注定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。 记忆就像是一座禁锢的围城,住在那座城池里的人,想方设法逃离牢笼,头破血流挣脱的束缚,逃离挣脱了有怎样,还不是被另一座城池包围。 在荒芜的季节渡口,悲伤的河流,逆流而上,记忆与影子交错,所有的情节,在岁月零乱里,几度风尘,凝语哽噎,离歌散尽,流年陌路而已。 繁花更迭,清秋锁寒,愈显单薄,灰暗深邃远方的阴霾,落单离雁踏着季风一路向北,路过湖泊蒹葭群上,狂妄的追逐着,愿于秋水共长天一色。 一座城池,一梦卷帘,满心缱绻,落寞吹断,悲歌离愁,轻吟路过不再只是清辉冷月,还有韶华相负。记忆角落烫伤了那些无从安放的言语。案台为你绘下的若颜折成的纸鸢,现在又遗落在何处,你是否拾到了、又或者已经你碾碎成灰? 那一张抹黑了的宣纸被折叠成...

一念放下,万般自在

石桥居士 2021/11/29 187 ℃ 0
一念放下,万般自在
落叶纷飞的季节,撰写一丝忧愁。夜凉如水,孤灯摇曳,诉说一室的离愁。 含泪凝望你渐渐远去的背影, 忍了又忍的眼泪终于绝了提,想呐喊,却显得那么的力不从心。惆怅满怀,无限感慨。 悲伤的气氛流淌在空气里,情感洋溢。那满腹柔情和痴情的感情却无从发泄。 你就这样离我而去,用尽力气呼应,却不曾换回你的一丝留念,你的一眼回眸。柔软的心就在霎那间,碎成无数块,却怎么也无法将其拼凑。心在这一刻凝结成冰,那一滴滴心头血仿佛血雨般畅快淋漓。 轻倚窗台,只身一人,仰望星空。皓白的月光洒笼罩着大地,与黑夜融会一体,显得庄重而又神秘。一望无边的浩瀚星空,闪烁着光辉。殊不知,原本神圣庄重的黑夜月空,却因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渲染了层层哀愁。如今那个总喜欢挂着灿烂笑容的你,已经离我远去。独留我一人在这寂寞的黑夜里感伤感怀。 一个人的世界,寂寞孤独与我相伴。总能在这黑暗的世界里想起巧笑嫣然的你,你的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,牵动着我的灵魂。拥着你的温暖和柔情,至今不能忘怀。 那年百花绽放的季节,我们一起携手人间花海,姹紫嫣红的花朵,奇争斗艳。空气中荡漾着你幸福快乐的气息。也是在那一次旅途中,我们用最真诚的心,许诺一生。 又起风了...

生活如叶,一生一落,一落一生

石桥居士 2021/11/28 189 ℃ 0
生活如叶,一生一落,一落一生
秋天很短,转眼,已过了三分之一。天气越来越凉,清晨开窗,连日光都是微冷的。 路过梧桐树,微风不经意间吹来,头顶竟有几片残叶飘下,摇摇晃晃,弱不禁风。 落叶归根,坠在心间,这轻轻薄薄的叶片,不正如这一起一落的生活么? 有人说,王维是世间的佛,风自八方来,他一动不动;陶渊明是世外的士,若为自由故,万物皆可抛。 而李白,则是天上的仙,绣口一吐,就是半个盛唐,在他的字典里,好像没有痛苦二字。 少年时的李白,正应了那句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: 犬吠水声中,桃花带露浓。 树深时见鹿,溪午不闻钟。 野竹分青霭,飞泉挂碧峰。 无人知所去,愁倚两三松。 桃花三两枝,犬吠四五声,林中惊鹿,飞泉挂峰。 如此美轮美奂的风景,岂不羡煞旁人,何来“愁”之说呢? 年轻时,总是想快快长大,后来才发现,成长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: 白发三千丈,缘愁似个长。 不知明镜里,何处得秋霜。 上天是公平的,每个人都会经历苦难,都会在尘世中遭遇或多或少的劫。 一如片片秋,从嫩绿的芽,到翠滴的叶片,再到泛黄的枯残,直至最终,坠落大地。 李白也逃不过命运。只是,在黑暗面前,他还是能仰天大笑: 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。 陈王昔时宴平乐...

About blog owner


Search

classification

Friendship link

Leave a message
http://blog.huijin.net/
User login
You have not written any reviews yet!
You have commented!
Can only praise once!
You have a collection!